您当前位置:中共通化市委党校 >> 宝贝回家 >> 浏览文章

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第四次全体会议 宝贝回家站长张宝艳接受“代表通道”采访

时间:2018年09月04日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我是来自吉林通化的张宝艳!”在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和新闻频道现场直播等多家媒体联合直播采访中,站在第四场“代表通道”上,她向世界发声,讲述“宝贝回家”的故事。3月13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第四次全体会议。会前,第四场“代表通道”开启。张宝艳与王庭聪、崔世平是第二组亮相的代表。
 
 
      8时17分,3位代表上场。
 
 
      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记者向张宝艳站长提问:我的问题想给张宝艳代表。您创办宝贝回家寻亲网11年,帮助2300多名被拐儿童回归家庭,感动了很多家庭,也感动了中国。我们都知道打拐、反拐绝非易事,您肯定也遇到了很多困难,有过很多辛酸。想请问您,支持您这么多年一直坚持做这件事的动力是什么?能不能给我们讲一下您是如何通过网络来帮人寻亲的?
 
 
      站长:大家好!我是来自吉林通化宝贝回家寻子网站的创始人。宝贝回家走到今天,已经有了11年的时间。这11年,我们做得很辛苦。应该说,我们每天都工作到深夜,我们一年365天几乎没有休息日,几乎没有节假日。有时,我们还要忍受各种委屈;有时,我们还要克服各种困难。但是,我们还是坚持走了下来。
 
 
      我们之所以能坚持下来,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因素:我们每天会面临许多被拐儿童的家长和寻家的孩子,他们对家、对团圆的那种渴望,他们的那种痛苦和期待,让我放不下心里这份牵挂。另外,我们宝贝回家这个平台,有来自全国28万的志愿者,这些志愿者他们没有一分钱的报酬,他们却每天都在无怨无悔的付出,在默默的奉献,让我温暖和感动,也让我有支持下去的动力。我们宝贝回家关注的是被拐儿童,孩子应该是我们这个社会最应该关注的群体,也是应该让我们最呵护的一个群体。保护孩子,给他们创造一个安全的成长环境,是我们社会,也是我们每个人共同的责任。所以说,可能是源于我心里的这份善良,让我很愿意承担这份责任,这也是能让我做下去的最大动力。
 
 
      我们的寻亲,主要还是利用宝贝回家寻子网站,每一个孩子在宝贝回家登记寻亲之后,我们都会有一个志愿者对他一对一的进行跟进、指导,这些孩子由于他被拐的时候很小,记忆非常少,而且也很零碎,我们的志愿者就会慢慢启发他的记忆,帮他们把这些零碎的记忆,帮他们整理、拼接、组合,帮他缩小寻亲范围,帮他们寻找寻亲的方向。
 
 
      像我们有一个孩子,她叫王娟,她是(19)87年被拐的,她记得自己是重庆人,被拐到河南商丘,她说人贩子拐她的时候是坐的火车,天亮的时候,列车员说西安火车站到了,这就是她对家的全部记忆。我们志愿者就在重庆找,找了很久很久,我们也没找到相关线索。于是我们就上网买了一份(19)87年的列车时刻表,画了一个列车运行图,我们发现(19)87年的时候,重庆到商丘,并不路过西安,我们发现天亮的时候路过西安到商丘的火车是从成都始发的。这样,我们又把四川的志愿者拉进讨论群,四川志愿者给我们提供信息说,(19)94年之前,现在的崇州市叫重庆县。这样,我们就安排崇州的志愿者,安排他们在当地进行排查走访,终于在崇州市找到了王娟的亲人。
 
 
      其实,我们宝贝回家寻亲,都是靠这样的线索一点一点去寻找的。像有的孩子记得舅舅家种榨菜,我们就在重庆涪陵找到他的亲人;还有一个孩子,记得家里小时候经常吃凉皮儿,就在陕西找到了他亲人;还有一个孩子,记得自己小时候很调皮,把邻居家的纱窗剪碎了,我们就通过这个纱窗联系每个寻子家长,终于有一个家长说我们家的孩子干过这样的事情,这样一个纱窗就打开他通往回家的大门,我们宝贝回家这样的寻亲孩子还有很多。我相信,大家都会很愿意来帮助这些被拐的孩子找到回家的路,希望能有更多的爱心力量加入宝贝回家,让我们一起努力帮助这些孩子早日踏上回家之路。
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第四次全体会议   宝贝回家站长张宝艳接受“代表通道”采访
                                        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第四次全体会议   宝贝回家站长张宝艳接受“代表通道”采访 
                                        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第四次全体会议   宝贝回家站长张宝艳接受“代表通道”采访      
                  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第四次全体会议   宝贝回家站长张宝艳接受“代表通道”采访     
                                                                     
                                                                     

(作者:佚名 编辑:chenlin)
文章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