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中共通化市委党校 >> 通化红色教育 >> 抗联讲堂 >> 浏览文章

东北抗联精神文献研究及评析

时间:2018年01月08日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十四年的东北抗战史在中国人民抗战史上具有里程碑式的史诗图景,随着中共党史学界对东北抗联史料的深入挖掘和研究路径的不断拓展,使得东北抗联史研究愈加深入,史实细也愈发的清晰。东北抗联精神是东北人民在抵抗日本侵略的艰苦抗战中形成并发展的,它所闪耀的精神光芒在新时期愈久弥新,是新时期社会主义价值观的重要内容,也是实现“中国梦”的重要精神支撑。当世界都在探寻中国奇迹的背后原因,国人在品味近百年中华民族峥嵘岁月和苦难辉煌历程的时候,都会不约而同把目光投向那些艰难困苦中射出耀眼光芒的历史史实中——东北抗联就是其中之一,它的光芒就是东北抗联精神。

1.形成东北抗联精神的文献
存在决定意识。作为一种意识形态,东北抗联精神是在党领导的东北人民浴血抗战的实践中形成的,离不开鲜活生动的抗联历史事实。研究东北抗联精神,首先必须理清东北抗联的基本史实。对于史实的了解,主要是通过历史文献,东北抗联文献便是形成抗联精神的基础材料与依据,整理、评判东北抗联文献,是研究东北抗联精神的基础与前提。

 

东北抗联文献资料是直接产生于东北抗日战争期间的历史原生物,它在历史特定的时空条件下,真实反映了当时客观环境与主观条件,是对东北抗联客观历史事实的反映。它主要涵盖三个方面的内容,一是东北抗联的第一手原始资料。它蕴含、凝聚了当时真实、丰富而复杂的历史信息,是目前学界能看到的东北抗联史实的最原始和客观记载,这方面资料主要有抗联将领的战地日记、报刊、满洲省委的会议记录、会议决议和国外前苏联原始档案、日本关东军档案史料及朝鲜共运资料等。二是在东北抗联斗争中,党中央、中革军委、中共满洲省委做出的与东北抗联斗争紧密相关的文件、电文等,它是在当时历史条件下,对相关会议、军事部署做出的决议、通知,是对东北抗联史实中的人物、事件等有力佐证与说明。三是东北抗联斗争中有关亲历者对历史事实的会议、传达和著述。这些材料虽然具有明显的主观倾向,但由于是“三亲”资料,可信度与客观程度是相对较高的。

 

东北抗联精神文献主要是指为了宣传研究东北抗联史实或适应某种需要,形成的有关东北抗联斗争史实观点并做出了结论的文件、文章,这类文献是在抗联精神的影响下形成的。一般具有明显的主观倾向性,但关键在于研究者能坚持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论从史出,逻辑严谨,客观科学回答和澄清了东北抗联斗争中基本或重大的历史问题。有的文献直接或间接反映了东北抗联斗争中包含的精神要素,为后人学习、研究、借鉴历史经验和教训,为深入研究抗联精神提供了有力的依据和重要参考。主要包括三方面,一是1986年4月中共中央批示同意了《东北抗日联军历史座谈会纪要》,这是中央以文件的形式最早对抗联做出的研究结论和历史评价;二是党和国家领导人在重要节庆日、纪念大会或重要活动时,关于东北抗联的讲话、题词,以及党报党刊等主要媒体对东北抗联及其精神所做的重要论述,这类文献包含精神文化层面内容比较丰富,为抗联精神研究提供了重要素材。三是党史、军史和理论工作者撰写的专门研究抗联精神的代表性著作及文章。

2.东北抗联精神文献研究梳理

抗联精神文献研究是后人为了学习、研究、继承和弘扬革命的优良作风与光荣传统,充分发挥抗联精神对现今的启示作用,以研究抗联精神为主要目的,从东北抗联斗争的基本史实、历史功绩和重大意义入手,从历史纵向发展与现实横向观照的宏观角度,对抗联斗争进行精神文化层面专题研究而形成的成果。学术史梳理大体可分为四个阶段。

 

(1)东北抗联精神文献研究的起步阶段

 

这一阶段主要是抗战期间对抗联斗争事迹的研究和宣传。对于东北抗联的研究,起始阶段并没有进入明确的、实质性的精神文化层面的深度。宣传主要以抗联取得的战绩为主,形式以报纸、刊物为媒介。“报刊是社会时代历史的忠实记录者和镜子,受社会各种因素的制约,反过来又对它们产生一定的影响。”[1]如中国共产党报刊《红色中华》、《救国时报》、《新华日报》等,其中大量刊登了东北抗联英勇斗争的事迹报道。《救国时报》常以整版报道抗日联军英勇杀敌的事迹。据统计,“在《救国时报》刊登有关东北抗联各类报道达120余篇。因此此报在国内外发行,所以东北抗联英勇战绩传播于世界,产生了广泛影响。”[2]同时东北抗联部队也创办了报纸和画报,成为党的政策宣传平台,如南满部队的《红军消息》、吉东部队的《吉东战报》、抗联三路军的《北满救国报》、抗联二路军的《救国报》和《东北红星壁报》等,这些报刊资料成为最原始研究东北抗联斗争的史料,也成为抗联精神研究的重要文献。在抗联斗争中官兵还创作了大量的革命歌曲和诗歌,仅抗联三路军就创作出版歌曲集二集,载有抗联指战员创作诗歌100余首,代表作有《露营之歌》、《抗联第一路军歌》等,歌曲在抗联部队的思想政治教育中起到了很大作用,鼓舞了士气,广为传唱。

 

(2)东北抗联精神文献研究的发展阶段

 

这一阶段主要是解放战争时期宣传东北抗联英勇斗争事迹。以李兆麟、冯仲云、周保中为代表的抗联将领群体,针对国民党反动派抹杀东北人民抗日斗争,否认东北抗日联军合法性的事实,在党中央和东北局的指示下,通过《解放日报》、《东北日报》、《松江日报》等媒介,发表了一系列反映东北抗联抗日斗争的文章,揭露国民党的反动阴谋,让东北人民乃至世界人民了解东北抗联14年斗争的历史。代表性文章有胡乔木、田家英的《东北问题的历史真相》、穆青的《东北抗日联军斗争史》、刘白羽的《周保中将军》和冯仲云的《东北抗日联军十四年苦斗简史》等系列文章。这些文章共同特点是以纪念性文章为主,不是专门研究抗联精神的文章,文章是在抗联斗争史实的基础上,更多的是对抗联史实的回忆,是继续深化和解读东北抗联的历史贡献和意义的表述,总结经验教训,指出现实意义,也有部分文章归纳或抽象出了精神文化层面的相关内涵。这一阶段关于抗联精神研究的文献成果不多,影响也不大,但是为此问题的深入研究积攒了史料。

 

(3)东北抗联精神文献研究的徘徊停滞阶段

 

这一阶段主要是从建国后到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前的抗联研究与宣传阶段。建国后党和政府高度重视对东北抗联战绩事迹的宣传,《人民日报》、《解放军报》等报刊及《红旗飘飘》、《星火燎原》等系列丛书均刊载反映东北抗联斗争的历史文章和回忆录。东北抗联研究也取得了重要进展,如白朗的《一面光荣的旗帜:抗联巾帼列传》、简乔的《抗联老人李升的故事》、徐云卿的《英雄的姐妹:抗联回忆录》、李荆璞的《莲花泡激战》、于天放的《牢门脱险记》等书刊。东三省的党史研究部门还对诸多抗联将领进行了“访谈”。1966年“文革”开始后,东北抗联研究陷入了停滞,抗联历史遭到了诬蔑,整个“文革”十年部分抗联原始档案也遭到了毁灭,造成文献研究中的巨大损失。

 

(4)东北抗联精神文献研究的突破阶段

 

这一阶段主要是从改革开放到至今的抗联精神的研究与宣传阶段,主要特点是研究抗联精神文献呈现出递进式增长,研究的广度和深度有了较大的拓展,其中包括大量的对抗联斗争的实证研究,推动和深化了抗联精神文献的研究成果,并在新时期赋予了新的内涵和学术价值。东北抗联精神在1985年7月由中共中央组织召开的东北抗日联军历史问题座谈会上有所表述,“东北抗日联军的光辉业绩是永世长存的。它的广大指战员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和坚定的民族气节是可歌可泣的。”这次会议《纪要》以党的第二个历史决议为指导思想,《纪要》中虽然没有明确提出“东北抗联精神”一词,但是为学界深化抗联精神的研究做了铺垫,使抗联精神的研究向纵深发展。这一时期综合性专著、史料丛书、人物传记、口述史和回忆录的大量出版,取得了可喜的成果,深化了抗联精神文献的价值,促使学界进一步提升和总结抗联精神的丰富内涵。主要专著有金宇钟编写的《东北抗日烈士传》、孙继英等著的《东北抗日联军军史丛书(1—11军)》、温永禄编的《东北抗日义勇军史(上、下)》、李鸿文的《东北抗日游击战争史略》和《30年代朝鲜共产主义者在东北》、东北抗日联军斗争史编写组著《东北抗日联军斗争史》、高树桥的《东北抗日联军后期斗争史》、东北抗日联军编写组著的《东北抗日联军史》和辽宁社会科学院地方党史所著《可歌可泣的诗篇:毛泽东与东北抗日联军》等百余部著作。相关的抗联将领王明贵、季青、彭施鲁、陈雷、李敏和韩光等人回忆录出版。有关人物传记如赵俊清的《周保中传》、《杨靖宇传》和《赵尚志传》、刘枫的《李兆麟传》、赵亮的《冯仲云传》及《杨靖宇传》编委会著《杨靖宇传》相继出版。史学工作者也通过多渠道,发掘出大量史料并编成著作得以出版,如《东北抗日联军史料》、《东北革命历史文件汇集》、《周保中抗日救国文集》、《东满地区革命历史文件汇编》和《中国抗日战争军事史料丛书——东北抗日联军参考资料》等。值得指出的是由中国抗日战争军事史料丛书编审委员会编著的《中国抗日战争军事史料丛书》,东北抗联史料丛书共6册由综述、文献、大事记、回忆史料、表册和参考资料构成,该丛书是目前学界在抗联已有的研究史料基础上整理而成的,已在2016年由解放军出版社出版。口述史又称口碑史料或活史料,为当事人亲身经历或耳闻目睹。2012年国家图书馆启动中国记忆项目东北抗日联军专题文献资源建设,至今已完成61位受访人的口述史采集工作,受访人包括抗联老战士、抗联后代、抗联研究专家及相关亲历者等,共获得约144小时的声像史料及照片和实物,成果是国家图书馆中国记忆项目中心编著《我的抗联岁月——东北抗日联军战士口述史》,已于2016年出版。

 

进入新世纪以来,大量的有关抗联著作相继出版,如朱秀海的《黑的土红的血:东北抗联苦战纪实》、刘干才的《大东北抗联纪实》、朱姝璇的《东北抗日联军史》、李倩的《红流纪事碧血丹心守沃土:东北抗日联军》、萨苏的《最漫长的抵抗:从日方史料解读东北抗战十四年》、张正隆的《最后的抗联》、姜宝才的《抗联记忆》、唐棠的《抗联战东北》、胡卓然的《魂兮归来:不该忘记的十四年东北抗战》等。尤为值得关注的是两篇博士研究生学位论文,尚金洲的《以毛泽东为核心的中共中央与东北抗日联军关系研究》和金兴伟的《1940年后的东北抗联研究》,上述学术成果将东北抗联置于中国人民十四年的抗战历史中考察,总结了东北抗战在全国抗战中的作用及历史贡献,充实了抗联精神文献的厚度,也拓展了抗战史领域的研究。黑龙江省委党史研究室研究员张洪兴的著作《东北抗联精神》在2010年出版发行,这是学界第一本系统研究东北抗联精神的专著,该书梳理了东北抗联斗争史,总结了抗联的历史贡献,并对抗联精神的内涵和特征、抗联精神产生的历史条件、抗联精神的时代意义展开了系统论述,开创了抗联精神研究的学术领域,是当前学术界研究抗联精神文献的权威著述,促使东北抗联精神研究进入到了规范的专题研究阶段。近十年来,有关东北抗联精神的学术论文也大量涌现,(李倩的《东北抗联精神及其当代价值研究(2012)》、《东北抗联档案文献资料整理、翻译与研究(2016)》和管延辉的《共产国际与东北抗联关系的历史考察(2014)》已被国家社科办批准立项)大多是论述抗联精神的内涵、特征,并提出现实意义或价值,是对不同时期抗联精神内涵的进一步总结和丰富。国外的研究多见于前苏联、日本、朝鲜等国的学者著作中,大部分都是对史实进行研究,涉及到抗联精神层面的研究还未见。

 

学术会议的举行和研究中心的成立也促进了东北抗联精神文献的深化。2015年7月30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中央政治局第25次集体学习时,讲到:“我们不仅要研究七七事变后全面抗战8年的历史,而且要注重研究九一八事变后14年抗战的历史哦,14年要贯通下来统一研究。”2015年7月时逢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的历史节点上,由东北三省省委联合在哈尔滨召开了弘扬伟大的东北抗联精神座谈会,黑龙江省委书记王宪魁出席并讲话,对东北抗联精神予以高度的总结和概括。2015年9月19日,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在哈尔滨举办了“深化东北抗联历史研究,弘扬东北抗联精神”学术研讨会,中共党史研究室主任曲青山做了重要讲话,讲到“没有东北抗联的斗争,就谈不上14年抗战的问题。要深化抗日战争研究,就必须深化东北抗联史的研究。”与会的代表对东北抗联精神内涵和现实意义发表了许多新的见解。2016年8月15日,时逢东北抗日联军建军80周年的历史节点上,中国抗联研究中心在牡丹江师范学院成立,作为中国首个抗联研究基地,中心从抗联文献整理、外文资料翻译、抗联历史与抗联精神研究、抗联音乐保护与创作、抗联遗迹旅游规划等多个方向开展理论与应用研究,同时进行抗联老兵口述史抢救工作。抗联研究中心的成立对于深入研究东北抗联史和东北抗联精神文献将起到深化的作用,也必将拓展黑龙江省红色文化资源的研究。东北三省有关抗联的纪念馆、纪念碑、纪念标志、纪念设施广为建设,抗联战斗的密营遗址也在不断的发现中,这些实物史料成为了东北抗联斗争史的最好印证,也成为了宣传和弘扬东北抗联史和东北抗联精神的重要平台,夯实了抗联精神文献研究的基础平台。

3.东北抗联精神文献成果评析

东北抗联在中华民族十四年抗战中的作用及历史贡献载入史册,随着时间的推移其意义愈加凸显。新时期以来,抗联精神在内涵、特征、现实意义和传承方面研究取得了重要的突破,研究成果也越来越被学术界所重视。但抗联精神研究和文献研究既有关联又有区别,在两者研究中,文献研究是基础,它直接影响到抗联精神的研究。通过对文献成果的历史梳理,存在解密不够、现有文献成果少、既有研究视野局限等欠缺,具体表现在以下几方面。一是抗联精神文献研究成果甚少,现有的成果大多集中在精神的提炼上,因此对文献研究是一个全新课题。二是东北抗联文献解密难、查阅难,从现有成果来看,成果多在史实的论证上,第一手文献的挖掘受到限制。这是由于东北三省各地在文献保管、资料保存上存在地域性、条块性,单兵作战研究现象比较突出。抗联后期斗争的档案文献多数在俄罗斯保存,处于较高密级状态,上述因素也相应导致在文献研究中难以有质的飞跃。三是抗联精神文献研究视野局限性较大,视角单一,鲜有从文化学、社会学、军事学等方面切入,学界多是孤立地、狭隘地看待抗联斗争史及其精神,很少有学者审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全民族抗战中,在东北党组织与中共失去联系的情况下,独立领导的抗战在精神层面所经历的跌宕、起伏和新生。

 

在后续抗联精神文献研究中建议应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一是开拓东北抗联精神的研究视角,微观视角上强化对具体史实的深度挖掘,解决史料研究难的问题;宏观视角上,要突出对历史史实或人物本身具有的历史意义研究,实事求是地对所述事件或人物在当时历史条件下的性质、特点对于历史全局的作用、影响、意义所做定性结论;要突出对历史事件的经验总结和精神文化层面的研究,体现出对今天现实的观照。二是整合东三省现有的研究资源,科研机构要从物质和精神上保障学者在研究中能深入下去,研究的第一手文献要及时公布,可喜的是中国抗联研究中心现已梳理保存抗联有关出版资料(含电子出版物)11类、684册,已编撰完成抗联文件资料汇编80卷。三是从政治学、文化学、社会学、历史学、民族学等角度进行综合考虑,全面挖掘抗联精神文献研究,反映出抗联精神的鲜明特质。四是将抗联精神与其他革命精神进行比较研究,把抗联精神放置在中共革命精神历程的全过程中来分析,凸显出抗联精神在中共革命精神体系中的特殊内涵及在振兴东北中的独特价值。

[参考文献]

[1]宋学勤.中共党史学概论[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2:129.

[2]张洪兴.东北抗联精神[M].沈阳:白山出版社,2010:26.

(作者:佚名 编辑:hsjy)
文章热词: